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宪政的零碎

姚中秋(秋风)的博客

 
 
 

日志

 
 

树与权力  

2006-11-13 11:09:28|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武龙在担任南京市市长期间,被民众送了“砍树王”的外号——当然,只是在王已经因为“涉嫌重大违纪问题”被查处之后,媒体才敢这么公开报道。笔者若干年前去南京也曾亲身感受到行道树之美。据介绍,这些大树大多是清朝和民国的时候栽的,都是百年古树,它们让南京有一种别样的优雅气质。更不要说,在炎热季节它们给民众提供了清凉。

不过,王市长执行掌南京,提出了“亮化城市”的口号,而其亮化手段就是砍树,因为,南京的悬铃木太厚太大,把商场的霓虹灯光都遮住了,不利于塑造大都市形象。其结果是,民国政府时期种植的法国梧桐差不多给砍掉一半,取而代之的是开阔的草坪、宽阔的马路和无遮拦的视线。

当然,砍树王不仅限于王市长。在北京,笔者80年代上大学,记忆最深刻的是进城之路,即从中关村一直到白石桥,大约六七公里长的马路,乃是浓密的林荫道。到90年代中期,科技事业大发展,富有诗意的“白石桥路”变成了粗鄙的中关村路——当然,“中关村”本身也蛮好听的,只是在这个时代它已经被染上了浓烈的急功近利味道。

说实在化,这些砍树王们的疯狂心理,其来有自。近代以来的人们相信,自己是进步的,新的,人们必须破旧立新。所以,历史书总是把过去的时代说成是黑暗的,最有名的说法就是“黑暗的中世纪”。在中国,“黑暗”有更为丰富的含义。笔者在有自己的定见之前,就一直想象,“旧社会”人永远都见不到阳光,那时的天空始终是灰暗、阴沉甚至是黑暗的,因为,笔者所看的电影、所读的课本及文学作品,都是这样描写的。至于现代、今天,则充满了阳光和光明。

所以,一切追求现代化的市长、书记们,都热衷于搞城市“亮化”工程。明亮代表着先进、现代、文明,也代表有财富。这种亮化大约有三种办法。大约从90年代中期以来,很多城市都强制征订主干道两旁业主必须装饰霓虹灯,在节日必须亮灯。亮化的第二种办法则是拓宽马路、街道。这些也有助于塑造现代的、繁华的景象。

砍树种草坪则是另一种亮化工程。草坪是中国古典园林文化中几乎没有的,纯粹来自西方的,尤其是在绝对君主专制时代的法国最为常见,因而,草坪代表着城市对于现代化的向往,而现代化,在官员眼里,就是西化——当然是有保留的。一旦他们形成了这种想法,传统园林最重视的树木,就太平淡了。尤其是,树木遮蔽着城市,让城市透出一种懒散,而树木可能积上灰尘,尤其是在北方,让城市看起来比较旧。在官员看来,这显然不利于塑造繁华的国际化大都市形象。草坪却能够让城市裸露在阳光下,草坪需要每天浇水,看起来总是新鲜的,批着草坪外衣的城市就每天都是新的。

砍树种草坪,或许还有一种更隐秘的心态支配。可以想见,王市长们站在高耸的办公大楼里,俯视着宽阔而毫无遮掩的街道上的人群,自然有一种城市在我手中握的豪情。相反,人若是被树木遮蔽,王市长们对于城市的把握似乎就不那么确定。

 

深圳商报,2006-11-10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