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宪政的零碎

姚中秋(秋风)的博客

 
 
 

日志

 
 

大椿: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三人谈”杂记  

2007-01-23 11:01:26|  分类: 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有一次学术活动,有朋友记录下来,聊供参考.

 

关天茶舍』 [权衡]“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三人谈”杂记

作者:大椿 提交日期:2007-1-23 08:57:00
虽然对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略有涉及,但是却从来浅尝辄止,未曾下过功夫登堂入室。一直自满于自己的一知半解,说来也是惭愧。于是得知秋风等国内知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发起的活动时,欣欣然参加了。这次“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三人谈”活动从早上9点持续到下午5点,由冯兴元、朱海就、秋风三位学者主讲,让我收获良多。于是想把自己听讲体会做个总结,也算是自己做了一个梳理。
  
  主观价值理论
  
  我对现代史上发生的转向问题一直很感兴趣。物理领域的量子转向让我们接受了不确定性的真实和意义;哲学领域的分析转向,让我们告别无所不能的哲学,让我们认识到作为古典哲学工具的语言它本身的局限性以及长久以来的被滥用;伦理学的叙事转向,在康德以来的理性伦理学之外另开蹊径。而奥地利学派则实际上主导了经济学的一次转向。
   在马克思那里,价值由“平均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这可能是非常符合当时以前很长时间里的某种逻辑的:经济学是一门纯粹的关于物质的学说,像物理化学一样,它的基本概念“价值”能够在纯粹的物质世界里找到充分和完整的规定和尺度。而我们所有的人类只需要置身事外。这是非常舒服的状态,一切皆有确定的规定,而且不劳上帝费力。经济学需要做的就是找到物质世界里的哪种因素决定了诸如“价值”一类的概念。马克思天才的完成了这个任务,结果是让人满意的,它只包含物质和理性,它是那么的纯粹,在那种逻辑里,它十分让人放心,因为它只相信物质,只推崇理性。虽然事情只是从“价值”这个概念开始,然而它体现的逻辑却贯穿了后来的一系列历史进程。
   奥地利学派正是从对“价值”的不同理解和定义出发,开始了经济学的转向。在我看来,奥地利学派发现了经济学中的人,这个人不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而是一个从始至终的创造者。这一切完美地体现在对于价值的理解中,一个东西的价值是被人所认定的。商品的价值与具体的情景有关,而不是抽象和泛同的。经济学的镜头从俯瞰全局的高空变成了每个人的眼睛。
   这是让我激动的,因为我发现我的存在是立刻就有意义的,而在另外的一些理论里,像我,与价值一类的东西是完全没有关系的。经济学似乎离开我们鲜活的世界已经很长时间了,以致于我们都忘记了所谓价值、价格其实每天就在我们手边,它怎么可能由一个抽象的概念决定,而与我们没有关系。好比是自家的孩子怎么可能跟着外人姓呢?
  
  企业家理论
  
  奥地利学派相信企业家是经济发展的推动者,在这里的企业家并不是特指我们通常意义上的企业家,它是指我们每个人身上的企业家精神,指我们在市场中发现利润的能力。这样,经济繁荣的决定因素和衡量标准是一个社会企业家能力的拓展和开发程度。
   一个一直有争议的问题是,中国20多年经济成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解释当然有很多,但中国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的观点或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新的视野,那就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政府逐步放弃了一些坏的政策,而让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和能力得以发挥。经济发展的成就并不是政府的恩赐,人民自己才是真正的英雄。
    对于中国经济成就的这个解释或许可以给我们提供更多面向未来的思考,比如中国怎样避免经济的衰退和保持一种健康持续的发展态势。如果政府放弃坏的政策,释放出国人部分的企业家精神和能力,是我们取得今天成绩的重要原因,那么进一步放弃坏政策,释放国人更多的企业家精神和能力,就应该是我们应对发展瓶颈的不二选择。
    在今天市场化改革方案遭受质疑,主流经济学家面临信任危机,许多保守甚至左的声音开始发难之时,可能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发展原动力的分析结果,对于当前中国制度选择有不可轻视的参考意义。如果上述的论证是合理的,那么当前对市场化方向的质疑就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发展的动力——国民企业家精神和能力的开拓和发挥只有在市场化的条件下才得以实现。今天之所以市场化改革备受责难,可能要归因于主流经济学家们默认了一种受限的或者部分的市场化改革模式,他们试图在不触动许多规则的前提下,也能成功地推动市场化改革。于是,市场化成为一个可以灵活拆卸使用的工具,与国家政治司法结构这个操作系统没有关系能够任意兼容。他们之中的极端观点,比如威权主义、腐败有利于经济的发展,不论其具有怎样的合理性,其实是背离了市场经济的精神,又回到了计划经济的思路上。因为他们其实和计划经济的理路一样,将个体忽略和矮化,可以说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相信市场,所以他们才会迷恋和赞美威权。我们可以看到,今天市场化改革所遇到一系列问题都与主流经济学认可的“不动点”有关。这就是后来秦晖所说的“坏的市场化”的结果,也就是我们的现状。
  
  竞争与管制理论
  
  关于垄断的话题是当前的热点。虽然李荣融已经宣布电信等行业不存在垄断,但舆论似乎并不认可。在房地产、电信、能源等领域,高昂的产品价格和巨大的利润,除了垄断之外,难以有更合理的解释。
   这就涉及到垄断的判断标准,李荣融的理由是在上述行业中都已经存在多家竞争主体,所以不是垄断。这样的理解是牵强和片面的,因为他有意忽略了市场准入的问题。即使市场中有了多家竞争主体,然而如果这个游戏是封闭的,新的竞争者不能加入,这个竞争仍然是很不充分的,只不过垄断利润由一家独享,变成了既有参与者的坐地分赃。
   我们讨论一个行业是否为垄断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做统计,需要在判断标准上大做文章。讨论关注的焦点在于他们实际上因为准入的限制而存在着效率的低下,高额利润的不合理,以及造成社会成本增大,福利损失,并且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公平。而且他们多数居于生产链的上游,他们的垄断利润就造成了对下游产业和消费者的疯狂掠夺。报纸报道有电力部门的抄表工年薪达10万的例子,在我看来就是对垄断最好的注解。
   三位学者谈到房地产市场的垄断问题非常有意思。虽然在这个领域中国存在着大量的房地产商,然而这里存在着另外形式的垄断。那就是政府对房地产开发方式的垄断,只允许房地产公司参与行业竞争,而排除了其他的开发方式,比如集资建房。这就好比政府规定大家只能购买羊皮来写字,而不能用纸写字。开发方式的限定,堵塞了其他可能的更地价格的供房方式,也取消了这个行业的开发方式创新之路。当然还有一个更显而易见的垄断是政府对土地供应的垄断,政府靠此获得了比所有房地产商更巨大的利润,土地拍卖在许多地方成为政府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是三位学者关于政府对货币的垄断权的看法。秋风的看法更为极端,但是总的看来,他们的共同点是至少要求强化中央银行的独立性。
  
  自发秩序理论
  
  在我看来,自发秩序理论是奥地利学派区别于主流经济学的一个重要观点。在市场中存在着知识不足,在这里分歧出现了,一方认为因此需要政府有力的管制,而奥地利学派认为知识不足需要由竞争的发现机制来解决。
   竞争的发现机制是一个试错的机制,由市场中的竞争来不断试错,最终接近那个“真理”。相信政府威权主义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观点看到了市场发现机制中效率的损失,而认为由政府来发现真理更有效率能带来更快的发展。这样他们假定了政府比市场更加聪明。既然政府有能力发现市场中的“真理”,那么由政府来主导的经济体制——计划经济体制不是就更加顺理成章吗?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他们回到了计划经济的理路。
    我们一直以来谈论市场经济,更多地把它当作一个工具;然而市场经济不只是一个工具,它更是一种方法论。没有谁比市场中的主体更了解市场,竞争的发现机制虽然可能有效率的损失,然而它同时相应地减小了整体的风险。同时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市场主体的发现能力得到提高,市场也因而得到成长。相信政府比市场高明的逻辑,不但轻视了市场,轻信了政府,也为整体的经济埋藏了巨大的全面的风险。我们即使不能像宽容政府一样宽容市场,也应该看到市场试错的价值,所以那种动辄以市场会出错而标榜管制的观点,仍然延续着计划经济的思路,充其量把市场看作一种救生圈一样的工具,在政府没有办法的时候派一下用场,与“确立市场经济主体地位”的政策出发点是矛盾的。
   由竞争的发现机制创造自发秩序,作为一种方法论,并不仅仅存在于经济领域。三位学者谈到了在司法领域由来已久的一种法律体制——判例法体制。
   另外学者们介绍了,集权的分类,西方政府集权与中国行政集权的区别也很有意思。
   其间很多朋友还提出和讨论了许多中国现实问题,由于笔记记录的不足,现在我已经不能具体说明了,总之讨论的气氛非常融洽,达成有共识,也存在和保留了分歧。
  评论这张
 
阅读(6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