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宪政的零碎

姚中秋(秋风)的博客

 
 
 

日志

 
 

面对真问题,谨防中国模式论陷阱  

2010-02-24 19:11:43|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真问题,谨防中国模式论陷阱

 

秋风

 

过去三十多年间,中国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有的时候被人称为“中国奇迹”。国外观察家、投资银行分析师、学术明星们试图对这一现象做出解释,过去几年出现了两种非主流解释。

一种是“北京共识”。仅从其用词看,它就带有强烈的国际化视角:它是针对所谓“华盛顿共识”而言的。这些学者相信,华盛顿共识所促成的金融自由化、管制放松及全球化“破坏”了十几个国家的经济。他们发展出“北京共识”概念,用以对抗华盛顿共识。

在2008年全球金融动荡的背景下,中国迅速实现复苏的能力又引起国外观察家的关注。欧美报刊、学界开始提出“中国模式”论。其核心是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居于主导作用,高强度介入、控制经济过程。据说,这正是中国经济快速复苏的奥秘。

这两种说法很快进口至国内。有趣的是,国内主流学术、舆论对这两种说法均持怀疑态度,不论是执政党的智囊,还是公民社会的代言人。出现这种反差的根源在于中西观察家之问题意识的差异:西方学者旨在通过中国经验寻找解决自身面临的问题,这个问题与中国人所认定的必须解决的自家问题完全不同。

这是因为,中国的问题与西方的问题发生的制度环境不同。欧美的金融动荡、福利再分配归根到底是一个政策性问题,不涉及现代国家的基本制度框架。中国人却认为,自己应当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完成现代国家构建,具体到经济领域是构建现代市场制度,这是改革至少是经济体制的基本目标。

中国社会之所以树立这样一个目标,乃是因为,中国人经历过完全反市场的经济体制,该体制造成了巨大灾难。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所取得的成就则来自市场因素的发育:乡村、城市的私人企业家冲破权力划定的藩篱,开始重建私人产权制度、恢复私人企业经营。面对私人企业家的这种努力,开明的政治人物采取了明智的承认态度。由此,市场制度逐渐恢复,经济结构逐渐发生根本性变化,私人企业替代了公有企业成为经济活动的主要主体。

同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好赶上了最新一轮全球化。中国深度卷入全球商业分工体系中,通过大力吸收效率驱动型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及跨国公司的企业间贸易来带动产业升级,创造就业岗位,扩大出口额。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缘于中国搭上了全球化的制度便车。

这样看来,如果确实存在中国模式,那它大体上就是华盛顿共识的中国版:按照该共识的原创者约翰·威廉姆森得说法,华盛顿共识鼓励的经济政策可归纳为三项:稳健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对外开放,保护产权。中国在过去三十年间所发生的制度变迁合乎这三个方向。这不是因为中国的决策者、进行制度创新的私人企业家知道、并有意识地接受了这一共识,而是因为,他们从经验中知道,保障私人产权、参与全球分工体系是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正确方案。

真正引起争论的问题是如何判断中国目前形成的混合体制中的两种并存但不乏冲突的力量。中国目前无疑已形成一种混合体制:政治上,民主、法治的若干制度已经出现,但仍保留着强有力的自上而下控制性权力。北京共识论、中国模式论认为,这个威权主义的制度安排可以维持社会稳定,确保经济增长。经济上,虽然私人产权得到部分承认、私人企业的规模已非常庞大,但政府依然控制着大多数重要资源,国有企业占据着几乎所有制高点行业。中国模式论者认为,后者正是中国保持经济稳定的秘密。

国内主流学者、舆论却并不这么看。他们相信,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育,依靠的是私人产权的扩展,市场机制的建立,社会自治的发育,乃至于民主、法治理念和制度的树立。中国如果要保持稳定的、健全的经济增长,就必须沿着这些方向继续努力。简言之,进一步市场化,更全面地说,致力于构建现代国家的制度框架,比如完善法治、民主以限制政府的权力。

这样的论说与中国模式论正好相反,但这是从中国问题的内在视角得出的结论,应当更为可靠、可信。站在中国的内在立场上可以看到,虽然中国的经济总量已有大幅增长,但还没有构建出稳定的现代经济制度框架:无处不在的暴力拆迁制度说明,私人产权制度远未完整建立。农民工部被城市接纳、不能享有平等权利的事实说明,最起码的公正分配机制尚未建立;涵盖所有公民的平等的、普遍的基本福利制度同样没有建立。

因此,中国的现代经济体制还处于构成过程中,至于精神、文化、社会、政治等方面的基础性制度框架,也都在构建过程当中。各种冲突的观念、力量还在角力当中,有待于人们寻找到理性的妥协之道。这个时候,恐怕谈不到什么中国模式或北京共识。

中国既然是一个大国,又发生了那么巨大的变化,外部世界当然可以继续拿中国经验浇自己之块垒。但中国的决策者、学界、舆论、商界当有自己的问题意识,当直面自己的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真办法。这个问题就是完成现代国家包括市场制度的构建;而完成这项事业需要最伟大的智慧,容不得任何投机取巧和肤浅的概念游戏。

 

删节版发表于财经杂志,2010年第四期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