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宪政的零碎

姚中秋(秋风)的博客

 
 
 

日志

 
 

虚妄的民粹主义恐惧症  

2011-08-29 12:46:47|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虚妄的民粹主义恐惧症

 

秋风

 

2003年以来,反民粹主义似乎成了一种时髦,民粹主义似乎让很多追求市场、法治的人士恐惧。粗略地观察,大约有这么四类人士比较热衷于反对民粹主义者:

第一类,一些为市场体制辩护的著名经济学家。他们致力于在中国建立个人主义为基础的市场体制,这个市场体制的一个重要制度保证是小政府。他们担心,民粹主义将会破坏这样的市场化过程。他们也担心,民粹主义鼓励民众要求进行大规模再分配,会带来强政府。他们认为,过去几年来各级政府出台的民生政策,就是民粹主义带来的,而这些政策不合乎他们理解的自由市场原则。

第二类,一些年纪稍大,经历过文革的人士。这些人通常信奉李泽厚、刘再复于八十年代提出的“告别革命论”。他们相信,二十世纪中国的灾难就源于激进革命,而民粹主义必然通往这种激进革命,文革也被他们解读为一场民粹主义运动。要避免激进,就要反对民粹主义。

第三类,一些主张司法职业化的法学界人士,也对民粹主义警惕有加。近些年,公众通过舆论,对一些变成公共事件的司法案件予以深度关注,包括对于法院的明显不公、不合理的判决,表达了强烈批评意见。这这种现象被一些法学家称为“民意审判”,解读为民粹主义。他们认为,如此汹涌的民意正在严重损害司法的权威,并将妨碍中国建立司法独立制度,而这正是他们的目标。

第四类,一些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也受上述思想、学界人物的影响,利用各种机会表达反民粹主义的立场。他们以现代西方成熟民主体制中的意见表达和政治运作为范本,相信现代制度的根本特征是理性、平和的。他们也相信,这样的制度只能通过理性、建设性的方式建成,而民粹主义充满了激情,是非理性的,非建设性的,很可能造成巨大的混乱。因此,有知识分子断言,民粹主义是社会最大的敌人。

应当说,导致上述人士反对民粹主义的社会现象,确实是存在的。比如,民众确实要求政府增加民生投入,缩小贫富差距。民众、舆论也确实对于司法的腐败和不公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在有些时候,民众也确实以暴力来反抗政府的强制拆迁。在有些地方也确实发生了群体性事件,这些群体性事件中当然不乏暴力。

所有这些现象是否可被称为民粹主义?这涉及民粹主义的界定问题,暂且不去管它。这些现象也确实算不上健全,学者、专家、知识分子表示反对,似乎有一定道理。但这样一反对,问题就解决了吗?

其实,上面所引“民粹主义是社会最大的敌人”的那条微博,紧接着就有这样的论述:“颇有理。最近一直在想:何以民粹会兴起?我以为主要是社会不公正造成的,严重的社会不公产生怨恨情绪,产生对财富和权力的仇恨,乃至对理性和社会规则的破坏欲望,不公是民粹的土壤,而最怕的是民粹和极端民族主义合流。”

反对民粹主义的人们也承认,严重的社会不公让人们产生了怨恨,这是民粹主以的根源。但一转脸,他们又把民粹主义又当成了最大的敌人。这真是奇怪的逻辑。不错,中国社会的部分底层民众,目前确有怨恨情绪,那是因为,他们遭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施加这种不公平的主体就是人们经常谈论的“权贵资本主义”,这套体制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不理性、不讲规则的,他们迷信金钱和暴力,并且毫不犹豫地对弱者滥施暴力。对此,民众产生愤怒情绪,是再正常不过的。面对这样的愤怒,正确的做法是打破权贵资本主义体制,限制其对民众权益的剥夺。

以再分配为例,当下中国存在着严重的分配不公,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民众要求进行再分配,就是完全正常的。尤其是,如果经济学家根本不能说服政府降低民众税收负担,那么,要求政府在给定的财政收入中,拿出更大比例用于改善中低收入民众的生活,就是完全正当的。

再以司法为例,法学家声称,民意审判损害了司法的权威。问题是,中国的司法机构何曾有过令人尊敬的权威?真正妨碍司法独立的因素显然不是舆论,而是不合理的司法制度及相关联制度。正是由于这些制度扭曲,法院经常做出不合理判决,不少法官深陷腐败泥潭而枉法判案。对此,民众、舆论当然有理由提出批评。事实上,在司法不独立的制度背景下,民众的批评有助于那些追求司法正义的法官扩大自己的独立空间。

当然,毫无疑问,当下民意之表达确实有情绪化色彩,个案中舆论未必合理,民众关于再分配的呼声也未必合乎优良市场制度之原理。但是,表达自己的意见,发出自己的呼声,乃是民众的自然权利。学者、专家、知识分子没有任何理由蔑视这些意见、诉求,或者随手贴上一个标签,予以痛斥。这本身才是不理性的。

所谓的理性、建设性,只能是精英的自我约束,而不能将其变成一个蔑视民众的借口。民众就是孟子所说的“劳力者”,他们生活在社会问题之中,但欠缺知识,只能较为感性地表达。思想、学术等领域的精英就是劳心者,他们理当对民众得感性认知、表达予以理性思考。这是现代社会治理之分工体系中,专家、学者、知识分子必须承担的道德、社会责任。

具体说来,思想、学术界的责任就是倾听民众的呼声,面向民众意见所指向的现实,按照自己的专业训练,发现造成民众不满的问题所在,理性地探寻建设性地解决该问题的方案,进而通过政治过程,推动政府改变政策,或者变革制度,从而缓解民众之愤怒、怨恨。

总之,如果你恐惧民粹主义,那就去解决造成民粹主义的制度问题。即便民粹主义确实是个问题,它也只是是果而不是因。作出一副民众皆醉我独醒的姿态斥责民众的肤浅、不理性,看起来清高,实则是在逃避自己的责任。虚妄的民粹主义恐惧症最为糟糕的结果是,市场、法治的诉求与民众的切身感受脱节,变成知识分子的概念游戏,而丧失实现的可能。

 

中国经营报,2011/8/29    

  评论这张
 
阅读(29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